老村医后继无人,17个卫生站成“空壳”!最重要的原因是…

  “我们村有1000多人,60岁以上的老人有六七十个,到镇上九公里,没有村医怎么行?”博罗县横河镇河肚村的老*员卢锦全担忧地说,自从75岁的老村医黄庭芳生病后,村里已经一年多没有医生了,卫生站长满了荒草。

事实上,早在2015年,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《关于进一步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指导意见》,要求原则上每个行政村设置1所村卫生站(室),每千人应有1名乡村医生。多年过去了,村卫生站建设情况依旧堪忧,一些乡村医生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。

013
七旬老村医生病   卫生站停摆两年


8月31日,南方农村报记者在河肚村卫生站看到,一间低矮的平房门前长满了荒草,门旁两米高的宣传牌已被草丛“吞没”,远远望去非常破败;平房的墙上挂着一块铁牌,上面写着“博罗县横河镇河肚村卫生站”;药房的药柜上空荡荡的,散落地面的白色药品盒让人意识到这是间卫生站。
 
 
“他年纪太大,村民们不敢找他看病。”卢锦全告诉记者,四五年前,黄庭芳就很少坐诊了。去年,他生了场病,卫生站就彻底关了。现在,村民看病只能去九公里外的镇卫生院,或者去两公里外的下河村卫生站,“老人小孩怎么办?尤其是晚上、下雨天,他们走都走不动。”
  
无独有偶。在离河肚村不远的沙上村,老村医谭石松告诉记者,他去年已经退休了,但至今还没有找到接班人。原来的卫生站设在他家,他退休后,村里不仅没有村医,卫生站也没有了。
  
在沙上村村委会,记者看到,一栋两层高的房屋正在施工,门旁的空地堆满了钢管,一楼的墙体已基本建好,二楼还未动工,钢筋林立裸露在外。据一谭姓村干部介绍,楼房的部分房间将用作村卫生站。对于建好了是否有村医过来,她反复强调:“建好了就会派人来的,一定会有医生的。”
  
在博罗县湖镇镇显岗村,一栋破旧低矮的平房前挂着“显岗村卫生站”的牌子,但只是个“空壳”。干了10年的女村医黄雪芬外嫁,婆家不在显岗,上待遇等因素,她2014年底就辞职去了一家药店工作。“显岗两年没村医了,招人不容易啊。”湖镇镇卫生院副院长李亦和感叹道。
  
据博罗县卫计局医政股股长刘春霞介绍,博罗县共建有343个村卫生站,其中17个是没有医生的“空壳”站,还有50个站的村医早到了退休年龄,因为找不到人接班,一直没有退休。

023
提前培养招聘  村医缺口难补齐


谭石松告诉记者,沙上村有1300多人,60岁以上的老人有近百人,80岁以上的有20多人。没退休时,他一天要接诊五六个老人,每个月出诊十几次。刚退休时,有些行动不便的老人生病了没法去镇上,他还会过去诊治,但现在没药了,他也没办法再去诊治。没有人接班,村民尤其是行动不便老人的看病问题,一直是他的心病。“最怕老人晚上气喘了。”谭石松说。
  
“如果有村医,我的病不会这么严重。”河肚村村民卢锦民说,2012年的一天,他喝酒睡醒后,发现自己全身都是汗,感觉很不舒服,但当时老村医已经不上班了,去镇上又远,他就没有看医生。没成想,当晚,他病情突然重,站都站不住了,家人把他送到医院,一检查,发现是中风。“虽然后来抢救了过来,但走路还是不稳,要是早点看医生,我就不会这样了。”
  
“我们知道,也想了很多办法,还是解决不了问题。”刘春霞无奈地说,6月,卫计局给乡镇卫生院、卫生站100个名额招人,但只招了80多人,最近又给了93个名额,还不知道能招多少人。

  
2016年,博罗县从惠州卫校招了194人。这些人经过医院培训,领了乡村医生执业证,再跟着医生进站上岗。如果他们五年内考取了助理执业医师资格证,就能成为一名村医。“但很多人考了多年都考不过。”刘春霞说。
  
鼓励老村医继续坐诊,是另外一种解决思路。66岁的关锦光是横河镇白马山村的村医,2014年就提出退休申请,但镇卫生院一直没批。现在,村里有人生病,他还要骑摩托车过去,有时晚上也要出诊。
  
横湖镇副镇长谭海强说,镇里有五六个村医超过六十岁,由于后继无人,他们还要坚守岗位,等新的医生到位了才能退休,“但这不是长久之计,招新人才能解决问题。”

033
待遇低发展受限   挡了村医进村路


“按照规定,新招的人没有助理执业医师证是不能当村医的。”刘春霞说,助理执业医师考试看排名,不分级,三甲医院和卫生站的医生用同一张试卷。博罗县的村医,本科学历的只有4人,中专学历的有200多人,“让他们跟大医院的医生比排名,他们处于绝对的劣势。即便80%的人能通过考试,剩下的20%绝大部分是村医,不分级村医永远考不过人家。”

实际上,博罗县343个村卫生站,只有90多人具有助理执业医师以上资格证。“乡镇卫生院都找不到几个有证的,有证的话就去卫生院了。”博罗县湖镇镇卫生院副院长李亦和说。
  
待遇差是另一重要原因。村医收入主要靠三大补助:一是省市县的补助,广东省每年补助村卫生站一万元,惠州市按照村医学历补助,中专学历的一年补1200元,大专的补2400元,本科的补3600元;二是公共卫生补助,按村里的人数补,一个人补10块钱,服务一千人的卫生站一年大概有一万元补贴;三是诊疗费,每诊疗一个病人,财政补贴村医5元,接诊量和村医收入直接挂钩。在关锦光的业务表上,记者看到,2016年前7个月中,他4月份接诊量最多,有68人,1月份接诊最少,为46人。
 
 
“待遇并不是最重要的,发展平台才是最重要的。”刘春霞说,年轻医生到村卫生站,业务量比较少,疑难病、重病、手术都接触不到,只能看点感冒发烧,发展前景受限,“国家应该出台一些优惠政策,让技术下沉到基层,提高村医的业务素质。”

丨文章来源:南方农村报

结语:

小编想说,再不救救乡村医生,基层医疗的网底可真得要破了啊!

近年来,虽然一些地方在提高村医待遇方面,包括经济待遇和精神待遇,做了不少努力,但对于飞速发展的社会,仍然显得杯水车薪,无济于事。但整体而言,相关配套政策的滞后和缺位,无疑更剧了乡村医生群体的困境,也让乡村医生后继无人!

其实有很多人的建议是非常好的,比如说将村医的培训纳入系统化的轨道,这样有助于他们医疗技术的提高,也有利于培养新人;同时,对于村医的职称评定、资质认定以及办执照问题,都应该有更切合实际的、一体化的管理办法,从而避免让他们和三甲医院的医生一起竞争的相对劣势……

只有村医普及了以后,基础医疗资源才能真正的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