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别在喝醉时联系任何人!

-1-


曾有一句话,安静地躺在许多人的签名栏里,“不要在喝醉时联系任何人,也不要在深夜做决定”。

大概是戳中了内心深处的某个点,一瞬即击溃了任何坚强与伪装,所有痛彻心扉的回忆仿若洪水冲破闸门般蚕食着仅余的氧气,与尚存的一丝理智窒息在那些眼泪悲鸣的夜里。

不要喝醉时联系任何人,因为,每当喝醉的时候,你总会联系那个心里留念却未必留念你的人。

这样的事,我是亲眼目睹过的。

大一时与友人聚餐,一时兴起多喝了几杯,先醉的却是身边那个每天嘻嘻哈哈的家伙。

朱颜酡些的她在一片嘈杂里伏在我耳畔讲,密码告诉你帮我上**和我前男友说一句,“你还好吗”。

那一刻,尽管周遭的环境混乱到快腐蚀掉所有人的意志,她的眼眸却闪烁着比任何时候都清澈明亮的星点,以致于那线光芒至今仍然闪烁在我心间。

也为此,在我发完消息看到“您还不是对方的好友”时,我选择了删除对话框。

极少饮酒的我第一次感觉到,“永远别在喝醉时联系任何人”这句话,真真是有它存在的道理的。

因为选择联络的那一秒,你就已经输的一败涂地。


-2-


有人说,关于想你这件事,躲得过对酒当歌的夜。

然而真的躲得过吗?我想这都是冷暖自知的事。

在这个感情泛滥成灾、真爱匮乏不堪的年代,我们的行为最容易被冲动支配。

也许就一恍然,你便迈开双腿竭尽全力地追赶前面飞驰的的士;也许就一句相似的话语,你便掏出手机声嘶力竭地对着屏幕喊出憋在心里很久的怨言;也许就一首歌,你便潸然泪下在评论区敲出了大段文字将遗憾诉诸指尖。

清醒时,理性还可以在你快要坠崖的那一刻拉你一把,而喝醉的你,身体里的弦却早已全部崩断。

有时候为自己辩解,醉了的我那还能算我吗。

其实你比谁都明白,醉了的你才是你啊。

那个没有任何负担、没有任何顾虑,无比轻松的人,才是真正的你。

因为你终于可以在酒精的麻醉下摘掉面具,撕掉盔甲,因为你可以借此随心所欲。

别在喝醉时联系任何人,怕的是第二天醒来,你会对自己说过的话后悔;

更怕的是后悔也无所谓,可你全部的失落竟然都被轻易唤醒在最不设防的时刻;

最怕的是失落也无所谓,但你发现自己依旧无法走出那段卑微不堪的回忆。

你一手打造出来的灿烂与光辉,竟是那般的不堪一击,脆弱到几杯灼热感下肚,就可以把一切通通撕碎。

清醒时的你,那些压在心底的秘密还是没能窜出来搅乱你的生活。

独处时也好,你还是可以保持你所谓的自己不倾斜到心脏的另一端。

可不知不觉喝点小酒,你的形象就崩塌了,你的自尊心、你刻画的轮廓甚至你计算好的微笑的弧度,都扭曲的不成样子了。


-3-


可叹的是,那个让我发消息给前任的女孩子后来告诉我,她其实早就猜到自己被删掉了,从她再也没能打开他朋友圈的那一刻。

她说她之前还寄希望于只是他设置了朋友圈不可见,只是骗自己罢了,只有喝醉的时候才敢逼自己一把,尽管还是没那个勇气面对。

在她从容地讲出这些话时我想她已经释然了,可这之前,她一定也无数次地后悔过,不该在喝醉后联系他。

醉酒这事,仿佛有魔力一般,吸引着人前赴后继,肝脑涂地。许是醉倒了,就能不顾脸面地做永远也不会做的事,就能逼着自己把没说的话说出口。

就像我那位友人,不知是蛰伏了多久,才将这一腔热血洒向了面前的泡沫中,又将这带着遗憾、带着愤恨的泡沫全部融进骨血,才让自己有了作为的勇气。

这似乎是唯一的机会,让她暂时忘记她究竟是谁,让她暂时可以抛弃她衔住不放的那个真实却懦弱的自己,让她可以稍微坦诚地剥开血肉,看看那颗心脏还是跳动着的。

但是喝醉后的联系,往往还是叫人悲伤不已。

因为那些你做出的选择,那些你几乎不敢付出的努力,其实都是你早就知道的结局。

喝醉后的联系,不过是对你改过一遍又一遍的剧本的演习。

也许醉酒能带给你的痛苦,不仅仅是“印证”那么简单。

那份它赐予你的莽撞,不仅会毁了你一切美好的愿景,甚至可能直接打乱你全部的人生。


-4-


后来我去过朋友的寝室,进门便看见另一位友人的桌上放着的饮料是几罐啤酒。我说这家伙现在拿酒当水喝,酒量得好成什么样。

朋友说,酒量是好,可醉了的样子能叫你心疼死,怕你担心没告诉过你。

原来不久前,醉醺醺回来的她直接栽倒在床上,嘴里喊的名字是她的那个求而不得,就这样喃喃了整晚。

第二天双眼红红的她语气淡淡地讲,喝酒后她鼓起勇气告白,电话拨通,男孩只云淡风轻地回了一句“现在还只是朋友”。

如果不是酒精的催化,她可能不会这么冒冒失失地冲上前,不管他们相识尚未许久,也不管那个男生其实有自己的心上人。如果她早知道“不该在喝醉时联系任何人”,如果她早吃过这样的亏,或者她没有喝醉。再坚持一下,再等一等,结局也许会不一样。

但在很多人眼里,喝醉仿佛最佳借口,一切尴尬都可以化解在“只是醉了”的轻描淡写里。

可背过身来,你再也不能把流下的泪水看成是风沙的错。

明明知道不该在喝醉时联系他,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还想验证一下,再把刚开始结痂的伤疤撕开,就好像看着血淋淋的惨状,就好像让痛楚更明显一点,你就可以咬着牙放弃了。

那份迫切,仿若鬼魅攀附着你的躯干,明明恐惧感压得你透不过气,渴盼温暖的欲望又不断钻进你的每一个毛孔,填充着直到溢满。

可能喝醉的意义就在于此吧,哪怕理性不断告诉你不要去联系,哪怕最后一口甘洌入口前你还坚定着不去联系,它还是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打败那个高傲的自己。

永远别在喝醉时联系任何人,就把所有的想法都斟进酒杯吧,就让奢望将齿颊填满,在一饮而尽的瞬间,紧紧关住那道闸门,把残存的氧气留下来别让冲动吞噬,好在最后让醉酒的自己不至于那么卑微不堪。

不要在喝醉时联系任何人,天亮了,你会庆幸当时没有说出口!